拜会下边那位温哥华朋友散学的辛酸历程

现在回想每次的网上约考,真是惊心动魄一言难尽。根据考试名额的分配规则,科目一理论考试散学人员每周只有200人左右的名额,其余的几千个名额全归各驾校所有,有的驾校一家就有1000多个名额,而根据笔者向车管所咨询的结果,每月3000个散学报名的名额月月爆满,真不知这波波的洪水是怎么消化的!

笔者又回去,把空的地方都写上“无”,如“教练员姓名”无,“教练员联系电话”无,“教练车号牌”无,“教练车单位”无等。回来后那人一看:“怎么那么多无,不行!重填!”

“让你去就去,别耽误时间!”

直到那四人登记完毕,那工作人员才丢给笔者一张表格,淡淡道:

至此,笔者终于知道为什么会有“揭竿而起”这个成语了,只好留下材料铩羽而回。

至此,笔者终于明白为什么简简单单一个取驾照的事就这么多道道了。

2011年2月19日,阴雨,早7点,笔者从住地出发,9点赶到深大地铁站恭候教练车,9:30来一瑞风,上车后坐到后排。全车带教练及笔者共7人,6男1女,1男在驾车,教练在副驾位本来与驾车那小哥有说有笑,冷不丁一回头:“交钱!”

“这事儿我们管不了,别人都能考就你考不了那是你的问题,你自己去想办法!难道我们替你考试吗!”

笔者快哭了:“我没教练,也没教练车怎么填啊?”

EMS,两张纸,10块钱。

至此,笔者方知长训尚有这等不可告人的功能。

“光前村是什么地方?”

“那你是不知道这个过程的艰辛啊。”

“韩庭长您有所不知,我是报的散考,没通过驾校,直接去车管所报的名,现在进行到了长考环节,车管所让自己去找考试车辆,但我实在找不到,因此就不能进行这项考试。根据我们行政许可法的相关规定,车管所主管的行政许可考试,特别是又对考试条件有特别的要求,就应该提供相应的考试条件,所以我认为他们属于行政不作为。可是当我到南山法院起诉的时候,受理窗口说需要车管所出具不受理考试的书面材料,我找过车管所,他们是不可能出具这样的材料。我明白这个书面材料的作用,无非就是要证明车管所的确拒绝了我的考试要求,所以我想问一下,此前我拨打过12345市长热线反映这个问题,车管所也给过回复,还是要我自己去准备考试车辆,这个过程我拍了下来,能不能证明车管所的确拒绝了我的考试要求?我能不能依次立案?不然的话,这案我恐怕是立不了了!”

笔者没理他,走到划号人员的桌前借笔,那人不吱声,笔者拿起他的圆珠笔就用。刚填了几个格,有人来划号,那人劈手夺过圆珠笔:“我的笔工作用的,你去找别的笔!”

“可这么远,我一去一回,再加上那边现在还不一定上班,我回来肯定到9:00以后了,而我是第一场考试啊。”

“我真的没教练和教练车,总不能瞎写吧?”

“我们没有权力出具任何材料的。”

“你第几场!”

有了上次的经验,笔者明白绝不能从住地出发,否则必误无疑,笔者只好住宿西丽,算是解决了路途问题。

“韩庭长您好,是这样的,之前我到南山法院来立案……”

“固定收费8块钱。”

“光前村口。”

笔者之好又去填:“教练员姓名”徐子陵,“教练员联系电话”13623415689(如有此号请机主勿怪),“教练车号牌”粤BMW099(如有此牌请车主勿怪),“教练车单位”五友,“预约考试用的电脑IP地址”33.101.29.81(如有此IP请机主勿怪)……

得此“指示”如获圣旨,道谢过后笔者立即着手整理了文字材料,连车管所组织机构代码证一起准备快递给南山法院。

“那好,现在处在春节假期,等节后一上班我就帮你解决这个问题,你看好不好?不过你得答应我,在这期间不要再做今天这样的举动了。”

“我们行政案件就是这么处理的,要么你就把材料拿回去,要么就等消息。”

“你不能这么说,我这么劝你也是出于为你解决困难考虑,不然我完全可以不管你什么理由,直接采取措施。”

这时接线MM回过神儿来了:“你到底是谁啊!听你这口气,我就该为你服务吗?”

路上发现,卢教练只跟驾车那小哥有说有笑,从他们谈笑的内容得知,原来那小哥供职于质量监督局,听那意思那小哥的叔叔还挺有面子。说实话那小哥的技术一般,真不知道是怎么闯到长考环节的。剩下我们这些后娘的孩子只好自娱自乐,你是哪个驾校的、我是哪个单位的一番寒暄,最后发现只我一个是散兵游勇,人家都是有组织的,甚至没人知道“散学”是个什么东东,也没人有太大的兴趣去了解。

几经网上竞争,三天后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抢得一个考试名额,定于2010年10月25日上午9:00—9:40考试!

可是当时该网站无论如何就是不能填充报名信息,拨打车管所电话要么忙线,要么无人接听。努力三天无果,无奈之下笔者打通深圳特区报社电话83511111,经报社记者与对方沟通,报名页面于2010年9月29日终于可用。2010年10月8日笔者与10.1长假后的第一天即到西丽车管所窗口办理手续。

“不好意思石警官,今天下午的时候我已经跟您讲过,各种可能渠道我都试过了,甚至媒体找过、12345市长热线打过,司法途径都尝试过,条条大路都不通,我这也是无奈之举。”

刚换笔者开的时候,教练冷冰冰地批评指正了几句后,发现无须多言,就沉默了一阵儿,现在一看堵车了紧张了起来,一边频频踩副刹车一边不停地批评指正,不到1分钟发现笔者可以应付,就又放松了下来。过了长安后有一段路路况较好,限速80,笔者严格按照游戏规则驾驶。本来有点打盹的教练不知何时醒来,拼命要笔者减速:“被拍了罚款你交啊!”

“那你自己去打印!”

“那我也帮不了你了,他们工作也很忙的,你如果有事就过来窗口问吧。”

“我们不接收视频文件。”

“不合适就是不合法!”

yabo2019app ,“韩庭长您听我说,我就是因为在窗口立案不成才给您打电话的,我因为驾照考试不能正常进行起诉西丽车管所……”

“明后两天?这两天都是工作日啊,一下两天假,我请不下来的,长训不是可以周末进行的吗?您看能不能帮我安排到周末?”

一、报名

正如这世道大多数的事,希望往往变成失望,春节过完了笔者上等下等左等右等愣是没有任何消息,打电话83906694到莲花山警务室,接线的蛮子称石警官在老家。笔者抓住希望不放“骗”到了石警官的手机号136****3105,电话一接通,石警官又是一番苦口婆心,基本把除夕的对答重复了几遍。

笔者解释已经“多试”了无数次了……

公民权利的最后保障——法律途径都走不通,春天的故事就此破碎了!一系列的事实终于使笔者清醒过来:这个社会正常的门是不通的!于是,笔者制作了两块牌子,分别上书“南山非人民法院,西丽无道车管所,一手击碎了百姓故事里的春天!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和“散学是假的,长训是假的,行政诉讼也是假的!全世界只有王八是真的还叫‘假鱼’!”

“石警官,我的本意也是解决问题,您知道之前我做了那么些个努力,不都是为了解决问题吗?我的要求很简单,让我考试,除此之外我没有任何其他非分之想。如果您真能让我继续考试,我会非常感激您!”

当笔者说道差不多一半的时候,老警察打断道:“我们能不能到那边房间里面说,在这里影响不好。”

递交报名资料后,受理人员淡淡道:”可以了。”

唐先生来电:

“不能两天都周末的,要么就20、21。”

笔者再次拨通12345市长热线,补充投诉,并经多次催促,至今无果。在最后一次催促时,笔者明确表示,如久拖无果笔者将考虑起诉车管所。

除夕正酣,突然来一电话,是莲花山警务室老警察石峰同志,石同志补充询问了一些情况后,苦口婆心道:“小伙子,以后不要这么冲动,有事要通过正当渠道解决。”

“您要听吗?要听的话我就说,如果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话就随便吧。”

“周末哪有那么多名额!”

“您好,您是韩庭长吗?”

“既然不能上路为什么还非让我们上路搞什么长考!”

“要不这样吧,安排18、19两天吧。”


在万般无奈下,笔者分别拨通了深圳特区报社和《第一现场》爆料电话,无果后又拨打12345市长热线。良久,车管所一名男警察同志回复笔者,称科目三长考项目车管所不负责提供教练和考试车辆,需自行“准备”,并称此举“非常公平”,无论对散学人员还是驾校学员均“一视同仁”!笔者驽钝,实在不理解此举何来“公平”和“一视同仁”之有?比如,要求一个千万富翁和一名身无分文的乞丐同时拿出一百万来难道是“非常公平”和“一视同仁”的吗?

“可我没教练啊。”

等排到前面的时候,旁边有三四个人排成了另一队,那几人嘴里还不住嘟囔:“收着收着就不收我们的了,什么意思啊!”排在那人后面的女孩接道:“你往上递嘛,我们才是主队,他们才是后来插队的。”

笔者恭敬递上准考证,那警服瞅了一眼上面一个大大的手写的“散”字:“你散学的啊!那边等着去!”

www.yabo19.app ,第二次机会中笔者记死了,直线行驶中任你撞墙也不动转向盘,可是掉过头来靠边停车的时候,笔者又习惯性地拉起手刹的同时松开了脚刹,结果判定先松开的脚刹后拉的手刹,不合格!!!因此笔者要告诫后来者,路考就是给生手准备的考试,熟手来了也要装生手,否则你就会挂掉。

“那我该怎么办!难道做老百姓的连最后的法律途径都走不通吗!”笔者有点火。

出乎意外的是,从综安、深港、方程式到通品,各驾校均称不做长考业务,通品报名点工作人员更是一语道破玄机:深圳所有驾校老板联合开过会了,都不会搞长训,否则谁还来驾校报名。

“你写那都是什么啊!还有这么聚众闹事,都是违法的!”

“回来让你考!”

驾照”散学”,顾名思义,是游离在”正统”渠道驾校出品之外、类属”邪魔外道”式的一条路。笔者本决定待全流程进行完毕后再将全过程忠实记录,以为后来者参研,但现情况有变,为给散学”正名”,笔者遂定分阶段将其中甘苦刻画,以为后来者戒。

“为什么?”上次来的时候并不是这样的。

“本来就没有分歧。”

电话接通,那头是一个沉稳悦耳的中年男声:“喂?”

“小伙子,你还年轻,不知道你所作所为的严重性,本来这样的事不在我的管辖范围之内,现在我是本着对人民群众负责任的态度,希望能帮你解决问题,你的意思呢?”

笔者回到入门登记处借笔,旁边一人拿了一只中性笔给笔者。笔者填完回来,登记的工作人员又拿一张空白表格给笔者:“你看你填的一会儿蓝色一会儿黑色,填表要用蓝色的你不知道吗!拿回去重填!”

“要不这样,你把视频资料整理成文件附在卷宗里作为立案依据,视频文件你可以在开庭的时候带来。”

“请问同城快递怎么收费?”

瞅这个机会,笔者到旁侧实操考试场地了解了一下情况,但是这一本为未雨绸缪之举,却为后来的桩考种下了隐患。

“我没练啊。”

笔者心知肚明为什么很多“散学”人员都能考,那是因为为了挤占散学的名额,不少驾校私下把所招收的学员以“散学”的名义报名,到长考的时候他们当然可以从容参考了。这就是“配额”制的真正作用吧。

bmw198777

……

刚进门笔者很奇怪,怎么那么多人隔着玻璃围观笔者那些制服也不管呢?后来出来笔者才明白,原来他们拍照前在照镜子!哈哈,原来这世上真有单向透明玻璃这一说,笔者以后可不敢照便宜镜子了,不然说不定镜子后面的人正在笑你傻帽!

突然遇到这么正常的人以这么正常的态度回应,笔者一时还没回过神儿来,报了手机号后,带点儿受宠若惊的感觉道:“两天后如果我还打不通立案庭电话,我还打您这个电话可以吗?”

拜会下边那位温哥华朋友散学的辛酸历程。在笔者的“死缠烂打、无理取闹”下,终于有一个接线员告诉笔者,是不是有补考费用没交。笔者更不能理解了,从来都没有需要补考的科目,哪来的补考费用呢?在接线员的严格要求下,笔者查询了“补考缴费记录查询”,意外发现,原来路考前需预交制证费10元!一头黑线……

“干什么的!”

打印成绩处只有考生没有工作人员,听大家议论,似乎是打印不了。工作卡位的桌子上贴着告示,说是打印机坏了,改天再来拿成绩!可能这帮大爷还是觉得我们大家都跟他们一样,不用干活都有饭吃的!看大家都在等,笔者也等,等了2个多小时吧,终于打好了成绩,签字画押后交上去了。然后笔者又找工作人员咨询,什么时候能出证,怎么拿,能不能邮寄?工作人员称,一周内等电话。

“你…那好吧,我跟教练协调下,看能不能帮你排到19、20。”

经过一番陈述,老警察道:“这个事我也明白了,这样,我会把这件事向上反映的,尽力协助你解决这个困难,你看怎么样?”

二、科目一理论考试

三、科目二桩考

该死的长训终于过去了,笔者满怀希望地去预约最后一项——路考。可奇怪的是,约考系统里就是迟迟不能预约,向车管所咨询,回答是可能长考成绩还没有录入,请笔者耐心等待……笔者不理解的是,长训回来第二天考试业务查询系统就已经显示完成了科目三长考……

“你今天的这种做法是非常不合适的!”

“我们不会给你出那个东西的,有问题你去信访科吧。”

“那么请问石警官,我身犯何律法犯哪条?”

笔者茫然地摇摇头,然后那人就冲里喊了一句:“就到这。”说着手在笔者面前比划了一下,笔者仍然茫然。

司法真的这么独立吗?真是马太福音啊!

↑↑↑↑↑↑

“我从没让谁替我考试。现在的问题是,根据你们的规定要进行长考就得有车有教练,可是我实在是找不到,既然你们都帮不了我,那你们只要给我一个东西告诉我为什么考不了就可以了。”

拜会下边那位温哥华朋友散学的辛酸历程。“那算了!”

“当然要听。”

“你还缺少材料,一个是车管所的组织机构代码证,一个是对方不接受你考试申请的证明。”

“你什么意思!我跟你说了我很着急,你先给我号码,监察室的也行,一会儿再跟你说其他。”

笔者一愕:“什么成绩单?我今天就是来参加桩考啊。”

“你说无奈也好,怎么样也好,都不是你做这种冲动的举动的理由。”

翌日,南山法院的立案MM打来电话称可以立案了,通知笔者缴费——貌似行政诉讼可以不预交费的,笔者也有样学样:“看需要,如果需要就立,不需要可能就不立了。”

“什么表?”笔者上次来考试并没有填什么表。

立案厅MM接过材料瞄了一眼,淡淡道:“材料可以留下,你先回去吧,有消息通知你。”

这时,一位老警察到了,制服和那大侠也不凶了。老警察和气地问:“能说一说是怎么回事吗?为什么要这么做?”

一等5、6天过去了,毫无动静,笔者忍不住打电话到车管所,经过一番语音闯关,接线员称笔者的证在6日就已经制出,需笔者亲自去拿。笔者咨询可不可以邮寄,对方称如果笔者办理了邮寄手续就可以邮寄,如有没有就不能邮寄。笔者有些不太明白,什么时候在哪里办理邮寄手续?对方称:“你问11185!”

“我是,你是哪里?”

抱着试试看的心理,笔者登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主页,按照主页下方的指示拨通了0755-835355000,电话转圜到一位大阿姨的手里:“南山法院的事你应该找他们反映,我们中级法院只是负责对他们进行业务指导,比如他们审理的案件过不过关,比如有些法律的适用问题,比如……”

拜会下边那位温哥华朋友散学的辛酸历程。学车路上,如果您想交流,可以添加「学车叫兽」个人微信号:

拜会下边那位温哥华朋友散学的辛酸历程。MM继续淡淡道:“行政案件比较复杂,需要经有经验的法官研究后再决定能不能立案。”

原来如此。

有意思的是,除了EMS外,其他的快递都不做政府的单,中国特色!

于是笔者详细解释了什么是散学,怎么报名考试,技术不错那哥们听后后悔不迭:“唉!早知道我也报散学啊,报了个比较快的班,花了5000多,进度还没你快!”

等大阿姨比如了好几分钟比如完了,笔者赶紧请教:“可是他们的总机跟我说她帮不了我,是12345建议我向你们反映的……”

交完补考费,20天后准备预约第二次考试,岂知等到的是更加的傻眼——每逢周二放名额的时候,车管所的主站都打不开!电话咨询,车管所接线员要么称多刷几次,要么称人少了再刷!开国际玩笑,名额等人吗?!抢了一个半月,个中艰辛就不多说了,终于又抢到了一个名额。

“我们不接收传真,你现在告车管所,举证责任在你,我不会教你的,你自己想办法!”

“我就是以散学的方式报名的,才称为是散学的啊。”

拜会下边那位温哥华朋友散学的辛酸历程。“散学?那你是怎么报名考试的?”

“下山去找。”

“我去过车管所了,他们的态度很明确,不会给出具任何文字材料的。”

“其他事我就不管,我就看不过眼想管你这个事!你怎么着吧!”

“啊?来考试啊。”

笔者再次寄希望于12345热线,可是这位接线MM更干脆:“对不起先生,法院属于司法部门,我们无权干涉他们的任何行为,建议您向他们的上级部门反映。”

“准考证明!”

笔者赶忙屁颠屁颠到建行交了这10块钱,终于显示可以约考了,然后就一次次地抢名额啊……终于抢到了!

几经周折,终得体检,然后登录“深圳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车辆管理所”(以下简称车管所,机构代码007545038)业务网站(www.stc.gov.cn)考试专栏(203.91.44.33)散学在线报名(www.stc.gov.cn/destine/drvReserve/default.asp)

“我所写的只是陈述一个客观事实而已,其中没有半句虚言假话,更没有任何侮辱性语言!我们说三人成众,现在就我一人,何来聚众一说!”

不待笔者“啰嗦”完,大阿姨抢道:“那你可以去向他们的政治处反映,也可以向他们的监察室反映,还可以向南山区人大反映……”

22日早7:00左右,笔者赶到报名时勘测过的实操考试场地排队,终于挨到笔者拿号的时候,笔者忙把身份证奉上。

翌日早8:00起床,到扶贫基地吃早餐,签字,返程。这时,教练给大家两个选择,一是原路返回,路上还要吃一顿午饭,二是走高速路,午前可以回到深圳,饭费和高速费差不多。最后大家一致同意走高速。当然,高速费大家分摊。

笔者灵机一动:

然后笔者又打车管所电话,问接线员驾照的邮寄业务如何办理,费用多少,对方称15块钱。

监察室接线的是一位先生,听过陈述后温和地道:“你报一下你的电话和姓名,我帮你查一下处理结果。”

二楼柜台,几位GGMM站在一起聊天儿,笔者很没眼色地打扰了他们,一位GG指示笔者到最里边的一扇门里问。原来小门里是驾驶证管理科,听了笔者的陈述,一男一女两位警“官”“七嘴八舌”:

争论到此,石警官的语气突然缓和了下来:

出南头关,沿107国道过宝安中心区没多远,摄像头吱地一声长鸣,教练让那小哥靠边停车,完了回头叫下一个人。可能因为天下着点小雨,国道上车又有点多,故没人做声。本来笔者是最后一个上车的,认为按先来后到也应该是别人先考,现在看这情形还是自告奋勇吧。虽然有日子没怎么摸车了,但屁股一沾驾驶座瘾就来了,很快就到了松岗桥底,堵车了。

四、科目三长考

可把门丫头仰头冲笔者一蹙:“桩考成绩单!”

“请您先告诉我您是哪位好吗?”

得此恩准,笔者又飞奔回半山,可是工作人员尚未上班,直等到9:20专席人员还没到,笔者忍不住催促,呛了一顿白眼和口水后,一工作MM终受不住笔者的“无耻”纠缠,就在专席人员的文件柜里抽出笔者的考试证明来。根据考试规则,笔者利用第一次机会热了热身,然后通过了桩考。

无果后,笔者又想,当时在12345热线的记录应该是可以证明我考不了长考的,可是12345称既不会给音频文件,也不会给出具任何文字材料。不过,笔者再一次拨通12345并将对话拍了下来,心想这可算是铁证了吧。岂知,几经周折又通上南山法院立案庭后,一男的正告笔者:“现在需要的是一个你申请了考试对方拒绝你的书面材料,我们只认书面的东西。”

“那算了!”

“现在四点的还没考呢!”

“我就不明白您的意思了,我这么做有什么错误吗?我一没杀人,二没有造反,我这也不是理由,那也不是理由,条条路都走不通,难道老百姓就该去死吗!”

“您要这么说我无话可说,但您说我违法的话,那就请指出我违反了什么法的哪一条!”

如果真是这样,那就彻底露馅了,好在急中生智:“你不为我服务你想为谁服务!啊?你先给我查号码,回头再跟你说!”

三八节的上午,笔者从红树林站下车,径直步行约1小时(下一站又远远过了考场),终于发现了路考考场,拿号考试,最后排在了西考场。悲剧的是,因为考试车转向盘的间隙太大,在直线行驶环节笔者习惯性地略略修正了一下方向,竟然一下扣掉30分!

笔者明知回复的结果是什么,于是再解释道:“之前我反映过这个问题,你们的同事也回复过了,告诉我说就这样规定的,所以也不用14个工作日后了,我知道你们到时候的回复结果,还是请您给我一个关于长考相关规定的说明吧。”

“五点场。”

“管闲事的?哈哈,侵犯公民正当权利的闲事你不管,你倒管起喊冤的闲事来了,大侠啊。”

笔者报过家门电话后,这位先生还是那么和气:“不好意思,没有查到你的信息,应该还没有报上来。他们的时限是7天,现在才5天,还有两天,要不两天后你再打电话过来?”

笔者登录考试系统约考科目三长考,可是无论如何也登录不进去。无奈之下,笔者又拨打车管所考试科0755-26785763电话,对方称该项考试参考人员不能自行约考,须由持有教练证的教练员代为约考。虽知此说既不合理也不合法,但笔者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希望尽快把考试项目完成,于是在住地布吉东大街附近遍寻驾校报名点,咨询长考业务。

接下来的几天,笔者拨打南山法院立案庭电话0755-86608107108109无数次均无人接听,无奈之下拨打86608000后勤总机咨询有无其他有效号码,接线MM淡淡地正告笔者:“立案庭就那三个电话,你多试几遍。”

“1公斤以内10块。”

对于这句”可以了”,笔者实在莫名奇妙,难道说是没事了?可以回去了?经追问,受理人员冷冷道:“没在网上看流程啊!20分钟后录指纹!”

“450,路上餐费自理,你愿意的话会有一位唐先生联系你。”

接线MM还是嫩了那么一线儿,终于败下阵来:“请您记一下,监察室电话,8039。”

“好,这么说来我们的目标没有分歧了?”

“好,代码证下次我过来的时候带来。那个证明我不是让你教我,因为你要的这个东西对方极有可能不出,出不出这个证明的主动权完全在对方手里,所以如果对方不出的话我可以拿什么替代,比如录像录音可以吗?”

“准备安排你明后两天去长训,到时候会有一位卢教练给你电话。”

“你…这是车管所的规定,你开慢点。”

2011年1月24日,笔者到深圳市南山区法院递交起诉状,意外的是法院竟然人去楼空!后经多方打探,方知法院已于约20天前迁徙,又是一番兜兜转转,终于在一个鸟到处拉屎的地方找到了法院。

“没?怎么会没?那你是怎么学车的!”

这回立案庭的MM终于接电话了:

“那邮寄驾照呢?”

出来办事大厅,笔者去到五谷轮回之所,因路途实在遥远,故在登车之前一定要解决一下三急问题。幸好有此一趟,才免了回途之厄。原来厕边之所的侧边还有一所,一些人们在排队,热眼一瞄才晓得是交费专所。排队到跟前一看,还是交通规费刷卡专用机,旁边还贴有专业操作提示。

笔者无语了,灵机一动就一路走回滨海大道,绕道东西考场间的一条通道进去。看侯考大厅门口有人在排队,就排在了后面。过了几分钟,一人过来问笔者:“你是XX驾校的吗?”

可是笔者现在就是因为连申请考试的资格都欠奉才要起诉的,何来申请被拒绝一说呢!我告的就是他们剥夺了我申请考试的资格,你现在让我证明我申请了考试他们不受理!高,实在是高!

笔者说的是实话,众所周知驾照考试并非考技术,而是考记忆,本来笔者还想借车一练,可是在深圳除了驾校的练车场外,哪里有可以练车的场所啊?如果说谯彬先生是深圳散考第一人的话,那鄙人极可能是深圳乃至全国驾考前不热身的第一人。

对方欣悦地道:“可以啊。”听着语气,不难想象对方“莞尔”的表情。

“组织机构代码证我可以给你传真一份,可是那个证明如果车管所不出怎么办?”

自学直考,在深圳很早就执行了最近大家都在讨论自学直考,而这一举措早在几年前深圳就开始执行了,称为”散学”!看看下面这位深圳朋友散学的辛酸历程,文章很长,诉说了为了散学争取权益的历程。

笔者怕这一先机稍纵即逝,也抢道:“你先给我查下号码,我有急用。”

“可是,我考完后问过他们,他们说不用打印的。”

笔者再次致电车管所考试科,接电话的是一名女警察同志,劈头道:“谁让你报散学的!我让你报散学的吗!”

笔者据理力争:“我现在不多想什么公平不公平的问题,只要能考试就行了,或者你们推荐一个可以做长训业务的驾校也可以。”

这位MM一定是位军事战略大家,深圳她眼里一定是一个小黑点儿,连“弹丸之地”的说法都用不上!或者这位MM认为深圳人人都是富豪,车走的不快干嘛不开直升机?!同时这位MM一定是从瑞士来的,认为我们大家都跟她一样是全民五保户,不用干活都有饭吃的!

听闻此言,笔者当然高兴,道谢后离开。至于结果如何,让我们拭目以待。

彻底无语,车管所的业务问11185?被接线员踢出后,笔者抱着死也要死个明白的心态拨通了11185,对方称这个业务是在车管所办理的,不是在他们这里,他们这里只管接车管所的单,具体让笔者问车管所……典型的中国皮球!

“拿去外面填,填完了再来。”

郁闷之余,笔者抓紧跑出来借道问路,时不我待啊!经过一番借问和运动,终于找到了2公里外的桩考考场,排队进门第一句还是问:“考试证明?”

“去哪里打印?”

就在笔者继续茫然的时候,笔者前面的人也完成了登记,可是当笔者递上资料的时候,那工作人员并不接笔者的资料,还问了一句:“你不是XX驾校的了吧?”笔者摇摇头,那工作人员瞅上了笔者准考证上那个大大的“散”字,然后一声不响地接过刚才还在牢骚的人的资料,笔者愕然。

“呃?多少?”

“桩考不在这里。”

“出去借!”

“不合适?就算是‘不合适’,那也不等于不合法吧?!”

“没教练?怎么没教练?谁教你练的?”

“立案你到业务大厅的受理窗口啊。”

“我没带笔,总得借到笔来填吧。”

录完指纹后,该窗口人员又是淡淡道:”可以了。”

2日,除夕的白天,笔者手举两块牌子从金光华广场开始,沿深南大道一路前行,直到市民中心广场,在音乐厅上停留了几个小时前往莲花山,希望小平同志能看到春天的故事破碎成了什么样子!

“你知道吗,你们没证本来是不能上路的,现在上路了得在路边慢慢走!”

“不明白。”

对方皱眉冷冷道:”去建行交!”

笔者无语,只好重填,填好后又拿回来,那人打眼一看:“那么多空格,不能留空!”

在莲花山公园里,笔者的行为引起了围观,大家纷纷询问,笔者如实奉告。同时,笔者的行为也引来了制服,制服一边气势汹汹地拉扯笔者一边拿对讲机招同伙,笔者见状索性当场立定向大家宣讲。这时,一便服男上来气势更凶地拉扯笔者,笔者大声问他是谁,动手动脚的有工作证吗?岂知便服男理直气壮:“我管闲事的,没工作证,就看你不过眼!”

无语三分钟后:

中午,在教练的教练下到达一家指定的客家饭馆吃饭,饭菜一般,除教练外每人花费50元左右。18:00左右到达官渡扶贫基地,一路上各种不规范的操作频频发生,甚至还有考试进行了20多分钟后起步死火从头再来的,只有最后考的那个哥们技术还不错。大家排在熙熙攘攘的人群后签完到,跟着教练到餐厅去吃饭,至于饭食,有机会的人会见识到的。饭后教练开车带大家到指定宾馆入住,教练和那个供职质量监督局的小哥住标双,我们四个爷们住四人间,另外那个女孩跟别人拼房。

“我看着速度呢教练,没超。”

经四处打探,终于找到了2公里外的信访科。不出料外,信访科人员果然专业,非常客气,好言相慰,但绕来绕去就一句:“你在这个表格上写上你的问题,我们会在14个工作日内回复你。”

笔者愕然:“去商店付了款还要给个收据,立案完了什么都没有啊?”

笔者带点冤屈之感地道:”网上流程我都快背下来了,但问题是我只知道需要做什么,可什么时间、到哪里做我不得而知啊。比如交费,我该什么时间交?到哪里以什么方式交?”

瞧这阵势没几分钟“可以”不完,笔者赶紧道谢断线。

凭良心说话,无论从老百姓角度看还是从政府角度看,这位石同志都算是一位不错的警察了,虽然像通常的警察一样他也唬人:“好,有您这句话,我等!”

“啊?那,在哪里啊?”

“450。”

笔者见状就拿着《散学学员登记表》去借笔,那工作人员就冲笔者喊:“出去填!”

下午,笔者抱着明知不可而为之的态度来到西丽车管所,业务大厅只余一位MM在座,笔者一提“长考”俩字儿,MM立刻指示上二楼问。

“我不是说过了嘛,我是散学的。”

电线那头的MM一愣神:“请问您是?”

“19、20两天不挺好吗?”

笔者差点冲口而出“你不为人民服务为谁服务?”

啧啧,这话说的有水平!

这次笔者抱着“冒险”的心理拨通了86608000,劈头第一句:“给我查一下政治处分机。”

笔者再次纳闷了:报散学怎么了?报散学是丢人还是犯法啊?

五四青年节第二天,笔者又一次来到路考考场,门口一警服拦住笔者:

“那你就把考试申请邮寄给车管所,如果60日内对方不回复,你就可以拿着邮寄回执来立案。”

2010年9月下旬,笔者从菊城赶返深圳,并望觑隙取得驾照,以备不时之需。因笔者自10多岁起熟悉各式车辆,故不虞技术有失,遂望通过“散学”这一民生渠道正正经经地考取驾照,而不需有驾校安排到河源等地“驾考移民”。

“对不起,我不能给你推荐,否则有人会说我们有问题。我只能告诉你的是,散学名额每次都是满的,那么多人都能考,为什么就你不能考?”

2011年1月31日,7天的时限满了,监察室的那位先生还是没有查到任何关于笔者的信息!那位先生甚至还带点儿歉然地说:“要不你直接问他们立案庭?你放心我回跟他们说让他们接你电话的。”

这次笔者真是丈二和尚了,两次都要那一件东西,应该是有这件东西的,于是虚心道:“什么考试证明?从哪里可以拿到?”

这天,车管所打电话给笔者,帮笔者找到了长考教练和考试车辆,如果笔者同意就让对方联系笔者。因为此前车管所二楼大厅有一男一女两个痞里痞气的警服说要帮笔者找教练和考试车,但特别强调费用自理,所以笔者自然保持了高度的警觉性:“请问如何收费?”

闲聊时才知道,那个技术还不错的哥们已经买车,因跟住地附近的车局子关系不错,还经常上路,只是不敢走远。其他人也问笔者是哪个驾校的,技术也不错,笔者称没驾校,大家愕然:“怎么没驾校?”

“去你考理论的地方!”

“你的考试是你的驾校安排的,你应该去起诉驾校,你起诉人家车管所干什么?”

“其实啊,这东西没人认真看的,但你也不能写那么多无,你明白吗……”

“散学的先填表。”

终于通过“资格审查”,这次是在东考场,流程基本进行完了,莫名其妙地报了几个扣分,说不合格!而且到现在我都没搞明白扣分点到底在哪里!无奈,继续第二次机会,所有的操作流程与第一次绝无二致,可是这次它说通过了!

笔者就纳闷了,难道浙江老钱手表的录音比笔者的录像还能说明问题?起码那个录音的时间就不能确定,也就不能确定是什么时候录的哪台车的刹车声。是浙江人错了还是正义错了?

“找你教练要去!”

笔者有点郁闷,于是追问接下来该怎么做。对方又是冷冷道:”可以了就是可以了,其他事回去网上看流程!”

几经搏杀,笔者又终于“胜出”,又挣得了一个考试机会,时间是2010年11月22日上午8:00—9:00!又提前了半小时!

姜果然是老的辣,听着听着就知道这事不太光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不像那几个制服和那个大侠,还给观众提供了一个活生生的事例以佐证笔者的陈述。但笔者的本意也不是非得闹得满城风雨,还是希望能解决问题,于是跟老警察到了莲花山公园门口的警卫室。

若干天后,笔者的诉求仍是杳无音信,请任何人都不要告诉我要“耐心等待”,因为笔者从太多的经验教训中得知,“耐心等待”的结果往往不是正果而是苦果。于是笔者经过努力,终于找到了南山法院立案庭韩悦秋庭长的电话86608101。

“我立案的理由不充分?还是程序不合法?复杂是什么意思?”

“我说过我不会教你,没有东西证明车管所不受理你的申请,你凭什么告人家!你去想办法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